位置:重庆新闻网 > 重庆新闻 > 正文 >

一家三代当警察 接力守护初心不变

2019年05月15日 17:27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广东自贸区

左起父亲朱晓昙、朱宁、爷爷朱广魁

爷爷朱广魁警装照

父亲朱晓昙

朱宁在执勤

第一代 朱广魁 89岁 新中国第一批警察

“那个年代,公安刑侦工作的装备很简单,基本上就是一把枪,一副手铐,一支手电筒,破案纯粹靠人力走访和调查,以及民警的个人经验。”

第二代 朱晓昙 63岁 交警

“现在智能交通系统、交警警用装备等不断革新和升级,虽然科技在不断进步,社会也在不断变化,但警察热心服务群众的初心永远不能变。”

第三代 朱宁 35岁 刑侦警察

“新时代有新的要求。犯罪分子的犯案手法变化也非常快,作为刑侦民警同样需要不断学习提高、与时俱进,但我永远坚信邪不压正。”

1950年冬,凌晨4点的缙云山上,山风凛冽,寒气刺骨。一束微亮的手电光刺破山间的迷雾,在林间小道上若隐若现。20岁的朱广魁正摸黑上山,他的任务是在2小时内到达隐藏在山顶的一处校舍,单枪匹马将一名敌特头目诱骗下山,实施抓捕……

如今,已89岁的朱广魁每每聊起这段过往,依然神采飞扬,甚为自豪。

身为新中国的第一批警察,朱广魁不但见证了重庆公安的从无到有,从有到强,还将人民警察爱护百姓、踏实工作、机智勇敢的作风,传承给了先后加入公安队伍的儿子朱晓昙和孙子朱宁。

第一代:新中国第一批警察

单枪匹马诱捕“敌特”头目

“我认为做警察要机智勇敢,不怕艰难和危险,绝不轻言放弃!”身穿一套蓝色西服,一头银发向后梳得整整齐齐,坐在记者面前的朱广魁,腰板挺得笔直。

朱广魁生于南京,19岁时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西南服务团公安支队,跟随组织从南京一路来到重庆。

“1949年11月底重庆解放后,我听从组织安排,参与筹备重庆市公安局。”朱广魁说,一年后他分到原北碚分局金刚派出所,任政治干事兼侦查干事。

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,社会治安形势十分严峻。其中就有一个“敌特”头目躲在缙云山上,以“授课”为名,给年轻学生们“洗脑”,培养新特务。

“去诱捕那天凌晨4点,我带着一把手枪,一支手电,摸黑步行上了缙云山。”朱广魁说,事先他就与对方取得了联系,称自己是政府工作人员,希望对方为他们介绍“教育”工作相关情况,并让他给更多学生上课。“那名特务看有机会扩大影响答应了我的请求。”

早上6点过,朱广魁来到“特务”头子所在的校舍,很客气地邀请对方下山开展“教育”工作。“最终,我将他骗到了派出所,不费一枪一弹成功实施了抓捕。”

老人说,他那个年代,公安刑侦工作的装备很简单,基本上就是一把枪,一副手铐,一支手电筒,破案纯粹靠人力走访和调查,以及民警的个人经验。

受朱广魁的影响,儿子朱晓昙1979年4月紧跟父亲的脚步,加入了重庆市交警大队一中队,从事交警工作。

这一干,又是一辈子。

第二代:40年前每逢天雨路滑

挨个提醒驾驶员“挂二挡,慢慢开”

“我这一辈子都与马路结下了不解之缘!”现在63岁的朱晓昙,2016年从渝中区交巡警支队退休了。从警37年来,他一直扎根渝中区,目睹了渝中区道路和交通设施的迅猛发展,见证了交通管控系统、交警警用装备的更新换代,以及市民交通安全意识的转变。

朱晓昙说,1979年刚刚走上交警岗位时,他们一中队的管辖范围包括小什字、民族路、朝天门和新华路,有不少路段都很陡。特别是朝天门地区,一下雨地面就滑得不得了,车辆经常侧滑,发生事故。所以只要一遇到下雨天,就要几乎全警出动,挨个给驾驶员打招呼,提醒路滑,要挂二挡,慢慢开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qsybj.com/chongqingxinwen/36474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